《藏谜》中还会有80多名表演者进场表演,《藏谜》中还有80多名歌星上台献艺

龙8官方网站,继《云南映象》之后,“孔雀公主”杨丽萍又推出了新作品――大型藏族原生态歌舞乐剧《藏谜》,受到了外界广泛关注。《藏谜》自8月16日开始在成都首演,稍后将来穗献演。17日晚,记者赶到成都现场直击《藏谜》的演出盛况,为观众提前揭开“藏谜”之“谜”.

牧区牧民担纲演《藏谜》,原生态舞蹈充满野性美

朝圣路途说“藏谜”

本报记者 陈明辉

《藏谜》是一台藏族风格的大型歌舞乐表演舞台剧,主要以歌、舞、器乐表演为主。该剧以藏族老阿妈在虔诚的朝圣路途中的所见所闻为主线,表现了藏民生活、民间民俗、宗教仪式的场景,包括收割庄稼、修补屋顶、放牛等。所有歌舞都保持原生态,原汁原味地表现了藏族文化色彩,而且注重互动,演员多次从观众席跑上台,并和观众进行对话。在《藏谜》的尾声,老阿妈遭遇大风雪,死在了路上,可是对朝圣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在诸神的陪伴下,老阿妈“飞”向心目中的天国……

继《云南映象》之后,“孔雀公主”杨丽萍又推出了新作品——大型藏族原生态歌舞乐剧《藏谜》,受到了外界广泛关注。《藏谜》自8月16日开始在成都首演,稍后将来穗献演。17日晚,记者赶到成都现场直击《藏谜》的演出盛况,为观众提前揭开“藏谜”之“谜”。

牧区牧民演“藏谜”

牧区牧民当演员

杨丽萍是剧中惟一的非藏族演员,其他演员都是来自西藏、云南、四川、青海、甘肃等地的藏族人。除了观众所熟悉的杨丽萍、容中尔甲、向阳花外,《藏谜》中还有80多名演员登台演出。为了保证整部剧的原生态风味,这80多人有一大半是来自牧区的牧民。容中尔甲介绍说,他们有的是流浪艺人,有的是孤儿,当然更多的是牧民。这些演员都不是专业演员,其中近20人在加盟《藏谜》剧组前甚至没有上过县城,他们不懂汉语,剧组在排练的时候还要专门配备翻译。就前晚现场所见,演员们的演出热情奔放,带有“原生态”所特有的野性之美,其中有不少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博得观众阵阵喝彩。

杨丽萍是剧中惟一的非藏族演员,其他演员都是来自西藏、云南、四川、青海、甘肃等地的藏族人。除了观众所熟悉的杨丽萍、容中尔甲、向阳花外,《藏谜》中还有80多名演员登台演出。为了保证整部剧的原生态风味,这80多人中有一大半是来自牧区的牧民。容中尔甲介绍说,他们有的是流浪艺人,有的是孤儿,当然更多的是牧民。这些演员都不是专业演员,其中近20人在加盟《藏谜》剧组前甚至没有上过县城,他们不懂汉语,剧组在排练的时候还要专门配备翻译。就前晚现场所见,演员们的演出热情奔放,带有“原生态”所特有的野性之美,其中有不少高难度的舞蹈动作,博得观众阵阵喝彩。

动物“演员”也上台

上图:“谜”一样的杨丽萍

一路朝圣的老阿妈有一个贴身“伙伴”――1岁的黑色小羊羔“叉叉”。杨丽萍表示,她看到很多朝圣的藏民背后都跟着一只驴或者羊,特别具有意味,所以她特意让“叉叉”上台,成为《藏谜》的特别“演员”,以增加舞台的真实感。据说“叉叉”刚进入剧组时,一听到音乐就会吓跑,不过经过“调教”,它已不再怯场。在前晚的演出中,“叉叉”乖乖地跟在老阿妈身边,老阿妈在风雪中失去了知觉,它也没乱跑,安静地伏在老阿妈的身边,场面感人。

上图:原生态的野性美

剧中还有“牦牛”,不过这是由人来扮演的。放牛娃在草原上放牛的一段表演颇有喜剧感,“牦牛”跳了一段现代霹雳舞,放牛娃一边拍着牛的蹄子一边说要“剪指甲”了。

朝圣路途说“藏谜”

杨丽萍边舞边唱

《藏谜》是一台藏族风格的大型歌舞乐表演舞台剧,主要以歌、舞、器乐表演为主。该剧以藏族老阿妈在虔诚的朝圣路途中的所见所闻为主线,表现了藏民生活、民间民俗、宗教仪式的场景,包括收割庄稼、修补屋顶、放牛等。所有歌舞都保持原生态,原汁原味地表现了藏族文化色彩,而且注重互动,演员多次从观众席跑上台,并和观众进行对话。在《藏谜》的尾声,老阿妈遭遇大风雪,死在了路上,可是对朝圣的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在诸神的陪伴下,老阿妈“飞”向心目中的天国……

杨丽萍既是《藏谜》的艺术总监、总导演,也是主演之一。《藏谜》分为上、下两场,杨丽萍各出场表演一次,时间都是十来分钟。第一段是她的独舞“荷花度母”,第二段“赛装节”则有几位藏族小伙为她伴舞。

动物“演员”也上台

杨丽萍是全场最耀眼的明星,舞台字幕一显示她要出场,立即有观众低声欢呼“杨丽萍终于来了”。杨丽萍的第一段舞蹈表现的是老阿妈在朝圣中见到传说中的“荷花度母”,花瓣从空中徐徐落下,烟雾缭绕中,杨丽萍从一朵绽放的莲花中站起、起舞。这段舞蹈主要以手部的肢体语言来表现荷花的美态,动作不大却很优美,带有强烈的“杨丽萍式”舞蹈的烙印,看得观众如痴如醉。

一路朝圣的老阿妈有一个贴身“伙伴”——1岁的黑色小羊羔“叉叉”。杨丽萍表示,她看到很多朝圣的藏民背后都跟着一只驴或者羊,所以她特意让“叉叉”上台,成为《藏谜》的特别“演员”,以增加舞台的真实感。据说“叉叉”刚进入剧组时,一听到音乐就会吓跑,不过经过“调教”,它已不再怯场。在前晚的演出中,“叉叉”乖乖地跟在老阿妈身边,老阿妈在风雪中失去了知觉,它也没乱跑,安静地伏在老阿妈的身边,场面感人。

杨丽萍的第二段舞蹈则较为活泼,在民族的基础上加入了流行的元素。另外,杨丽萍一边跳还一边现场演唱-――主办方介绍,《云南映象》里,杨丽萍的歌唱部分是录音,但她在《藏谜》中却是“真唱”。

剧中还有“牦牛”,不过这是由人来扮演的。放牛娃在草原上放牛的一段表演颇有喜剧感,“牦牛”跳了一段现代霹雳舞,放牛娃一边拍着牛的蹄子一边说要“剪指甲”了。

跳完《赛装节》,杨丽萍留在台上与观众聊了几句,活跃气氛――这在她以前的演出里也是十分少见的。杨丽萍之前说的“苦练多时的成都话”终于派上了用场,她先是“抱怨”成都的天气太热,随后又说“不是成都的天气太热,而是成都观众太热情”。她还调侃为她伴舞的藏族小伙:“他们有‘低原’反应,氧气太多了,适应不过来。”杨丽萍的俏皮一下子逗乐了全场观众,不知道杨丽萍来广州演出时会不会也说上几句粤语呢?

上图:《藏谜》跳出壮美藏韵

“藏谜”与“映象”试比高

杨丽萍边舞边唱

都是原生态的大型歌舞,《云南映象》集中了多个民族的文化特色,而《藏谜》则完全以藏族歌舞贯穿始终。杨丽萍认为,藏舞和《云南映象》中的舞蹈不一样:“它真的是用灵魂和信仰在跳舞。”《藏谜》另一大突出特点是在舞台设计上下了重本,斥资1500万元。剧组运了整整六卡车道具和灯光音响设备到成都,演出前杨丽萍等人连夜进行设备、道具的调试,每天休息不到4个小时。

杨丽萍既是《藏谜》的艺术总监、总导演,也是主演之一。《藏谜》分为上、下两场,杨丽萍各出场表演一次,时间都是十来分钟。第一段是她的独舞“荷花度母”,第二段“赛装节”则有几位藏族小伙子为她伴舞。

杨丽萍称,《藏谜》不是对《云南印象》的超越:“对我来说,《云南映象》和《藏谜》都像是一条河静静地流淌,我就像一棵树生长在舞台上,不是特别个性的表达,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杨丽萍跳的第一段舞蹈表现的是老阿妈在朝圣中见到传说中的“荷花度母”,花瓣从空中徐徐落下,烟雾缭绕中,杨丽萍从一朵绽放的莲花中站起、起舞。这段舞蹈主要以手部的肢体语言来表现荷花的美态,动作不大却很优美,带有强烈的“杨丽萍式”舞蹈的烙印,看得观众如痴如醉。

演出现场可谓“爆满”,1200个座位座无虚席,甚至连走廊过道上都站着人。观众的热情非常高涨,掌声不断。演出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好几位观众,他们都对这场演出评价很高,“看过不少原生态的演出,就数杨丽萍的做得最好”、“《云南映象》是经典,这一部也是”。

杨丽萍跳的第二段舞蹈则较为活泼,在民族舞的基础上加入了流行的元素。另外,杨丽萍一边跳还一边现场演唱——主办方介绍,《云南映象》里,杨丽萍的歌唱部分是录音,但她在《藏谜》中却是真唱。

不少人声称都是冲着杨丽萍而来,“她的舞蹈太精彩了,如果她的出场时间再长一点就更好了”。不过,也有观众表示,《藏谜》演了两个半小时,似乎太长了,“连场的大型歌舞看到后面,觉得有点’腻’,如果能精简一些就更好”。

“藏谜”“映象”试比高

都是原生态的大型歌舞,《云南映象》集中了多个民族的文化特色,而《藏谜》则完全以藏族歌舞贯穿始终。杨丽萍认为,藏舞和《云南映象》中的舞蹈不一样:“它真的是用灵魂和信仰在跳舞。”《藏谜》另一大突出特点是在舞台设计上下了重本,斥资1500万元。剧组运了整整六卡车的道具和灯光音响设备到成都。

杨丽萍称,《藏谜》不是对《云南印象》的超越:“对我来说,《云南映象》和《藏谜》都像是一条河静静地流淌,我就像一棵树生长在舞台上,不是特别个性的表达,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演出现场1200个座位座无虚席,甚至连走廊和过道上都站着人。演出结束后,记者采访了好几位观众,他们都对这场演出评价很高,“《云南映象》是经典,这一部也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