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第八届桃李杯舞蹈比赛的最后一天,舞协副主席冯双白将首届改变赛制后的荷花奖比赛称为

龙8官方网站,今天是第八届桃李杯舞蹈比赛的最后一天,历时八小时,从下午两点开始直到晚上十一点分别进行了民族民间舞的两场群舞决赛。今晚评审组成员有:熬德木勒、白莉、陈飞华、胡亚文、李崇敏、李江、欧阳滨、杨霞、张居淮。出席的媒体有:北京青年报、舞蹈信息报、新华社、中国文化报等。今天可以说是比赛时间最长的一次,但观众都深深地被舞台上演员深情的表演所吸引,本次民族民间舞比赛涉列的民族有:维族、蒙族、傣族、苗族、藏族、彝族、佤族、汉族、土族、瑶族、塔吉克族、回族等,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全国各民族的和谐一致。尤其是《离太阳最近的人》、《狼图腾》等,其独特的舞蹈构思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更值得一提的是,来自西藏和新疆的参赛选手充分发挥本民族文化特点,给观众带来原汁原味的民族大餐。与其说是比赛,不如说是丰富精彩的精神享受。

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第三场
8月7日,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仪式在凉山区首府西昌举行。中国舞协副主席冯双白在评奖仪式上称:“此次荷花奖的评奖活动改变了中国舞蹈界一拿大奖就不敢参赛的怪现象,同时在比赛中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不能因为创新而丢掉了民族民间舞的属性,要给民族民间舞一片天地,擦亮这个品牌。”
首次取消金银铜奖
据介绍,第十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是中宣部大幅压缩全国性文艺评奖后首次举办的荷花奖评奖活动,也是本年度至今唯一举办的国家级舞蹈类评奖活动。作为改变赛制后的首届比赛,本次荷花奖首次取消了金银铜奖的奖项设置。
本次评奖自2015年4月底发出通知至6月19日报名截止,共有31个中国舞协会员单位报送来的近500个作品参评,经资格审查后,有220多个单位报送的461个作品参加初评,共包含了我国30余个民族的题材。最终有51个作品入围终评,其中有11个独舞、40个群舞。其中得分最高的6个作品包括延边大学艺术学院《觅迹》、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布衣者》、四川音乐学院舞蹈学院《你是一首歌》、辽宁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舞蹈系《尼苏新娘》、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阿里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歌舞团《情深谊长》获得了本届荷花奖的作品奖。
凉山比舞切磋舞艺
舞协副主席冯双白将首届改变赛制后的荷花奖比赛称为“凉山比舞、切磋舞艺”,他介绍:“今年的荷花奖奖项从36个压缩至20个,从18个大奖变为6个,并且取消了金银铜奖,但吸引了这么多人来参与,说明参加荷花奖的专业舞者不只是看重奖项,更重要的是在舞蹈专业上的追求。”
冯双白表示:“以往舞蹈演员一旦拿了大奖就不敢再参加比赛了,但是今年可以看到很多拿了大奖的专业人士仍然参加荷花奖,另外还有一些屡战屡败的舞者也在坚持参加。看得出来,大家对于荷花奖这个品牌的坚持。”
比赛暴露四大问题
在颁奖仪式上,冯双白坦言,今年的荷花奖也暴露出舞蹈编排上的四大问题,首先是属性不明、立意不清。冯双白说:“荷花奖涉及30多个民族的舞蹈样式;可是入围决赛的一些作品,看着却让人摸不着头脑。一个作品一共才六七分钟,看到三分钟了,别说观众看不出是哪个民族的,专业人士也看不出来,甚至连评委也一直在猜。”
冯双白说,民族舞蹈的基本动作风格属性不能丢,基本身体动律属性不能破,基本的民族音乐属性不能推翻,因为这种改动会导致民族舞蹈的文化属性、民族地域属性不清。
另外,冯双白称:“舞蹈的编排还存在着立意不够、不知所云的情况。有一些舞蹈台上演员挺卖力的,都快吐血了,可台下观众不知所云。舞蹈创作者把作品内涵设计得过于复杂,或太过简单,缺乏文学思考和诗意的提炼,结果导致立意不高。”冯双白表示,类似这样的情况,在当前的舞蹈创作中是个通病,他认为造成这些问题的关键,恐怕是“创作者体验人间的滋味不够”。除此之外,冯双白认为,创作雷同、千人一面的情况在今年的荷花奖中也比较严重。冯双白说:“一样的大横排、一样的大三角、一样的音乐设计,甚至一样的ABA结构。由于缺乏创新,不少作品只能依靠加大音乐音量和频繁使用频闪灯的方式,来刺激观众的听觉和视觉。”冯双白坦言:“好的作品往往是要四两拨千斤。”
冯双白感慨荷花奖的评选一直是分舞种进行比赛的,一直非常强调民族民间舞的属性,“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的民族舞蹈老祖宗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不能因为赛制的原因断掉这个传统,否则大家都去搞当代舞了。我们希望能够给民族民间舞一片天地,擦亮这个品牌,使专业的舞者能够在这个领域不断追求艺术的最高境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