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金派花脸艺术有自己独特的理解,而幽兰剧团正是北京幽兰文化基金会下设

图片 1

连日来,一个名为幽兰的北京民间剧团走进上海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华师大三所高校,普及京剧历史知识,表演经典京剧剧目。而本周五,他们还将走进天蟾逸夫舞台,演出全本《杨家将》。

京华时报讯(记者田超)1月29日晚,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玉田先生在上海的家中安详去世,享年99岁。昨天,戏曲评论家翁思再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表示,王先生一生淡泊名利,对于金派花脸艺术有自己独特的理解,96岁高龄还曾在北京登台演唱《铡美案》《牧虎关》里的经典唱段。

对上海观众来说,幽兰这个名字还十分陌生,但其演出阵容,却让人眼前一亮:除了剧团自己的演员,参加演出的还有著名京剧演员邓沐玮、鼓界泰斗王玉璞、知名鼓师李中华、知名琴师陈平一等众多名角名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民间团体,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本事?

王玉田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在网上引起不少观众的悼念。在戏迷印象中,王先生身体一直挺硬朗,翁思再说:王先生95岁的时候还骑电动车呢。2013年,他还参加了鼓师冯洪起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的音乐会,当时他唱的是《铡美案》,观众特热情。

不为自己宣传,专走民间道路

王玉田生于1917年,安徽芜湖人,早年跟李克昌学习金派花脸,跟周信芳、谭富英、张春秋、宋保罗等名角儿搭档演出,翁思再说:他是知识分子,对金派花脸有自己的理解。虽然在艺术上没有形成一个流派,但他在台上演的人物是鲜活的,演出了自己的特点。翁思再觉得,王玉田到了八九十岁这个年龄对京剧的理解就很深了,他化用了金派花脸的艺术特点,在台上很自如,而且他懂音韵学,知道怎么结合自己的嗓音发声,90多岁了还能唱正宫调。

2010年10月,北京幽兰文化基金成立。它是国内迄今为止唯一一家由民营企业发起,以弘扬、推广京剧艺术为主体,自主运营为主要运作模式的创新型私募基金会。而幽兰剧团正是北京幽兰文化基金会下设,由优秀青年演员担纲主演,以私募基金会赞助支持维持生存发展。

与同时代的演员相比,王玉田的名气一直不怎么大,这与他的性格有关。王玉田在世时,翁思再提议整理一下这些年的艺术生涯,帮他写本书,他跟我一挥手,说不用了,他对名利看得很淡。

幽兰的不知名,缘于他们很少为自己做宣传。但该团目前已在十几个城市举办公益演出逾二百场。在北京高校的青年观众中,许多人知道幽兰的名字,还有近千人成为幽兰的会员。同时,幽兰还策划举办了兰馨雅韵艾兵京胡独奏音乐会、金声玉振冯洪起司鼓艺术京剧音乐会等活动。此次来沪,幽兰继续走民间道路,没有联系任何官方机构,只是找到了上海戏曲演出经纪人许霈霖,并在微博上发布了演出消息。

盘活闲置名家,专演骨子老戏

和很多靠新编戏过活的民营剧团不同,幽兰剧团一直坚守整理复排骨子老戏。如此次的全本《杨家将》,恢复了《清官册》前八贤王的一系列段落,让这些多年不演的场次重现舞台。

此外,幽兰剧团还聘请了一批退居舞台二线的老一辈名家名角。全本《杨家将》来沪演出,97岁的金派花脸名家王玉田在剧本、复排等方面给予指导,并将亲临演出现场;89岁的鼓王王玉璞将担纲最为经典的《李陵碑》一折司鼓。而当今京剧舞台上的一批名家也将加盟,如花脸名宿邓沐玮将在剧中分别以金派和裘派饰演杨七郎和潘仁美两个角色;阔别逸夫舞台两年的著名青年琴师陈平一将以《杨家将》复出。

不拘一格,鼓励演员一专多能

虽然有许多前辈名家助阵,但北京幽兰剧团还是一派青春面貌。负责人介绍,剧团目前有几十名演员,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每年戏校产出的京剧演员数量,远远超出现有京剧院团的需要。幽兰为他们提供了几十个就业岗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北京学戏的外地孩子。上海戏曲学者翁思再介绍。

作为主打公益演出的团体,幽兰在控制成本上也有一套,那就是鼓励演员一专多能。在台上唱老生的演员,在台下管着服装;一位谭派老生,兼职团里的司机;唱老旦的女演员,下了台就坐进财务办公室

杨派老生唐艺峰在此次演出中,将以前杨继业、后寇准的舞台面目出演《李陵碑》、《清官册》、《审潘洪》三折。但其实,唐艺峰是以京胡专业考入北京戏校大专班的,学成之后以京胡演奏员被聘入幽兰京剧团。但从小爱唱杨派的他常在拉琴之余唱上几段,不想很快就被剧团负责人发现,从此被推上舞台。对此,唐艺峰十分感慨:在京剧院团中,这样的待遇,对于一个24岁的演员是不可想象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