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制作会把京剧引入死路,如今的孩子为什么不喜欢听京剧、唱京剧

一些京剧艺术节华而不实、名角儿误导青年演员、京剧中专面临生存困境李世济、梅葆玖、谭孝曾、叶少兰、杨赤、张克等专家为京剧传承把脉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谭派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孝曾在六日的小组发言中炮轰现在京剧界存在的大制作现象,认为不仅浪费而且造成虚假繁荣。程派表演艺术家李世济更直言,大制作会把京剧引入死路。

名角儿要做好榜样

作为京剧谭派第六代传人,谭孝曾认为,大手笔大投资大制作以致大浪费现象,近年来愈演愈烈。每次大制作的剧目,服装、灯光、布景都是一次性专用,演出一段时间尤其得奖之后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以致每家院团都要具备几个甚至十几个仓库,去堆放这些历次新编剧所遗留下来的精品,这是极大的浪费。

现在某些所谓的名角儿是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破坏京剧艺术!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政协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谭孝曾难掩自己的愤懑之情,他们在舞台上表演时,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动作和唱腔,这些不正宗的表演不仅会影响观众的欣赏,更会误导一大批青年演员。谭孝曾发现,很多错误的动作和唱腔如今竟成了青年演员学习的范本。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艺术负责,特别是那些名角儿
,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年轻的一辈。谭孝曾说。

他以去年京剧艺术节为例,三十多台参赛戏目几乎走的一个路数:大投资大制作。有些边远地区的小剧团,不惜借钱赔本儿也要随大流,造成虚假繁荣,真正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又如何呢?

除了舞台演出,一些京剧电影中的表演也非常不正宗。影片中很多演员的表演都不过关,难以为青年演员树立好榜样。
谭孝曾说,电影的传播力和影响力要比舞台演出大得多,犯一点儿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因此我建议邀请正宗流派的传人以及当代艺术家担任京剧电影的主要演员。

全国政协委员、梅派表演艺术家李世济说,现在是大哄哄,大场面,花了很多钱,能到农村去演吗?能到城镇去演吗?即使到另外一个大城市,也得用七八辆卡车运道具。那你为谁服务啊?京剧只能越来越失去观众,只能把京剧引入死路。

在今天,一谈到京剧,我们似乎就无法绕开传承二字。一门拥有200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如何在信息时代生存发展?这的确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如今的孩子为什么不喜欢听京剧、唱京剧?在全国政协委员、青年京剧演员张克看来,电视媒体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央视戏曲频道有个栏目叫《戏迷乐园》,有一期节目是让年幼的孩子们学唱名剧《龙凤呈祥》。孩子们根本不了解故事背景,只是听几遍原音,怎么可能唱得好?很多家长看了节目之后,发觉京剧竟然如此难听
,就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京剧了。 张克表示,
这样的节目初衷是好的,但它对京剧传承产生的影响却可能是负面的。

但也有委员表示不同意见。曾担任过《梅兰芳》、《赤壁》等大型京剧剧目主角的著名老生于魁智表示,不能把大制作一棒子打死。他表示,大制作有好的一面,就是吸引很多从未看过京剧的年轻人走进戏院,从培养年轻观众来说是很好的引导,由此开始了解和喜欢京剧的年轻观众大有人在。

要么缩减开支唱小戏,要么企业投资搞大片。现在有些所谓的时尚京剧在布景和声光效果方面花了大钱,结果舞台效果出来了,却影响了演员的状态,让他们无法全身心投入到角色的表现创作上,这根本是本末倒置。
年届八旬的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世济对此表示担忧。

大连京剧院院长杨赤从更实际的角度来解读大制作。他认为,一方面是社会上的浮躁心态也影响到艺术,只注重形式不重视内涵;另一方面,如果有了投入毕竟还能排点儿新戏,给剧团带来一些实在的好处。(应妮)

谭孝曾对李世济的观点十分赞同。最近流行请其他行当的导演跨界执导京剧,但试问,京剧是导演的艺术吗?显然不是,京剧是演员的艺术!当年的四大名旦哪个不是自编、自导、自演?
谭孝曾说,请导演执导京剧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根据演员的特点选导演。现在有些导演声称要把京剧排得不像京剧
,还说要给传统京剧掸掸尘 ,我认为这完全是在花钱请人毁京剧!

在谭孝曾看来,比这些胡闹式的演出更可怕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京剧艺术节与评奖。如今的京剧艺术节和奖项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够通过评奖在舞台上落脚的戏却没有几出。
谭孝曾表示,办京剧艺术节、搞京剧评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搞政绩工程吗?是为了让名角儿出风头吗?都不是,是为了培养京剧人才。但试问我们的京剧艺术节和评奖究竟选出了多少好苗子?坦率地讲,少之又少!

京剧人才培养应回归中专

事实上,与京剧艺术节及评奖的不给力相比,国内京剧教育水平的持续走低,才是导致京剧人才面临断档的根本原因。大家都知道,培养一位京剧演员最为关键的时期是在10岁左右,因此,依靠大学培养京剧人才的思路并不科学,中专教育才是最行之有效的培养模式。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赤说,然而,现在国内京剧中专教育的师资和生源都十分匮乏。一所中专计划招收40名学生,来报名的却只有27个。问及原因,年轻人回答:我唱得再好,以后又能怎样?的确,以京剧的现状而言,很难说服年轻人在练功房里辛苦练功艺术毕竟不能单靠精神来支撑。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对京剧教育的困境也表示了忧虑:高校待遇好、地位高,因此大多数京剧老师都愿意去大学当教授,很少有人甘心在中专当老师。

尽管现状不佳,但以张克为代表的年轻一辈还是对京剧的未来充满了希望。如今了解和熟悉京剧的人的确不如以前多了,我们必须努力思考,如何才能培育观众、吸引观众?
张克说,我准备了一个《以戏歌为载体,传播祖国传统道德文化》的提案,呼吁政府及教育主管部门把京剧编成朗朗上口的歌曲,通过戏歌进校园的方式,让更多的孩子对国粹艺术产生兴趣。

此外,不断求新求变也是京剧吸引观众的一记妙招。现在有些剧团在尊重传统的前提下,用现代的词句表达剧情,这十分有助于让观众耐心地欣赏完整场演出。张克说。

了解和学习京剧艺术,是传承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的有效手段。有个初二的女生,因为参加了京剧学习班而懂得了孝道,回家后主动给母亲端洗脚水。蔡元培先生曾说过,艺术教育具有辅德性
,这句话在今天依旧适用。我们应当通过京剧艺术,以美启真,以美启善,让伟大的中华文化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表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