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省京剧院院长范新弟一直在强调人才的重要性,吉林省京剧院要场所没场所、要演出没演出

京剧就是角儿的艺术,培养名角却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长期工程。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省京剧院院长范新弟一直在强调人才的重要性。而近几年中,省京剧院也在探索中找到了自己的培养人才的路线送出去学,请名家讲,量身定戏,舞台磨砺。裴咏杰、倪茂才先后获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孙安动本》、《牛子厚》两次摘得中国京剧艺术节一等奖,摆在眼前的鲜活事例证明了这条路没错。

杨雪斌整个戏演出较好,动作干净利落,不足的是掉盔头,希望今后演出前做好准备近日,吉林省京剧院业告示栏上刚贴出每周演出点评通告,便被几名年轻演员围住,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演出前大意了,盔头没戴好。31岁的京剧武生演员杨雪斌不好意思地说。

出人才,出剧目一直是省京剧院发展的核心,而人才培养始终被摆在首位。现代京剧《牛子厚》的导演宋强在排练期间曾赞叹过:要什么样的演员,就有什么样的演员,从二十几岁一直到五六十岁的演员都能撑起一个角色。这当然是请进来,送出去的功劳,省京剧院的许多年轻演员都曾到北京各大名校深造,像青年演员张蕾蕾、佟克旺、陈宇荣也已开始在中国京剧界崭露头角,此外,院里还会请来全国各地的京剧大家给演员们说戏、讲课,并鼓励年轻演员拜名师,院里还专门为此设立了培养基金。

张贴每周演出点评通告是吉林省京剧院改革内部机制的新举措之一。从去年开始,由院里资深演员组成的评审组,每周对演出情况点评。表演进步,给予鼓励;表演不足,给予指正。点评通告上的表现还跟演员收入挂钩,使大家对演出格外用心。

对于优秀的演员,省京剧院还要为其量身定戏,像《牛子厚》就是为麒派传人裴咏杰量身定做的。裴咏杰在《牛子厚》中的表现可圈可点,赢得了众多专家的赞赏。裴咏杰说为了这个角色他也做了32年的准备,32年做领衔主演,让他有了操控舞台的本事。牛子厚年轻时,声音应是亮丽的,而麒派的特色却是沙哑,这种转换就需要一定的功底和舞台经验了。

刻苦钻研业务、认真对待演出,是文化体制改革给吉林省京剧院带来的新气象。按吉林省京剧院院长范新弟的话说,曾经的吉林省京剧院处于洼子地:论硬件设施,不及黑、辽两省的国家级京剧院团;论发展环境,更比不了京津等梨园之乡。京剧院整体发展一直慢半拍。前些年,吉林省京剧院要场所没场所、要演出没演出,几乎快黄了。全院一年到头除了参加几个大型比赛、接文化部任务,基本就闲着。杨雪斌说。

日前,《牛子厚》在第六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拔得头筹,展示了吉林京剧的实力,范新弟自豪地说,有了人才,有了剧目,吉林京剧人信心十足,接下来,我们会对《牛子厚》进行再度的修改和加工,在今年年底冲刺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大奖和明年的五个一工程奖,我们要以吉林的名义为京剧界留下一部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

演员工资也很少。杨雪斌还记得10年前自己的工资只有700多元,在年轻演员里还算高的。当时,院里给大家发演出补贴,一场20元。然而,演出太少,20元也得之不易。

为了生存,杨雪斌曾去民营二人转院团打工,演一天二人转至少挣300块。挣钱是多了,但他心里总不是滋味,唱、练、做、打,辛苦坐科6年,学成一身功底,最后却大材小用

和杨雪斌一样,不少京剧演员都面临过这样的迷茫。唱花脸的青年演员刘治强曾改行7年,期间干过舞美,还做过肯德基餐厅服务员。

2008年,吉林省对文艺院团进行改革,让吉林省京剧院重新焕发活力。由于京剧地位特殊,吉林省京剧院的事业体制被保留下来,并进行内部机制改革,一方面改革用人机制,探索建立符合市场规律的分配激励机制,改善演员待遇;另一方面,确立出人才、出剧目的发展核心,着力培养人才,打造剧目精品。

在吉林省委、省政府的扶持下,吉林省京剧院为麒派传人裴咏杰、高派传人倪茂才、荀派传人王萍等全国京剧名角量身打造剧目,还为青年演员设立专门培养基金,送他们到中国戏曲学院等京剧学府深造,请名家大师为他们说戏。杨雪斌在吉林省京剧院的栽培下,成为院里最年轻的国家一级演员。

好演出、好演员离不开好舞台。吉林省在文化体制改革中,实施一团一场政策,为重点转制院团提供固定演出场所。吉林省京剧院也有了自己的地盘长春大戏楼,省财政还通过购买公益演出的方式,对其进行补贴。

演出多了,剧目的水平跟着高了。吉林省京剧院创排的剧目在全国频频获奖,由倪茂才主演的大型传统京剧《孙安动本》,2008年荣获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优秀剧目展演一等奖;由裴咏杰主演的大型现代京剧《牛子厚传奇》,去年入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资助剧目,获得第六届京剧艺术节剧目一等奖

演员的腰包也跟着鼓了。杨雪斌最近3年的收入比入行前几年提高了一大半,演出费从20元提到100元。

更重要的是,大家的精气神也跟着提起来。如今,吉林省京剧院的小楼里,从早到晚都回荡着咿咿呀呀吊嗓子声。

完成改制的吉林省京剧院现在开始探索市场。每周末举行商演,培育市场、锻炼队伍。不过,对于听惯了二人转的本地观众,京剧还有些陌生,商演的上座率不尽如人意,大戏楼有246个座,最少一次只卖出两张票。吉林省京剧院副院长朱红说。

尽管如此,他们并不气馁,还提出100计划,打算一年公益演出100场,3年走进校园100个,培养观众100万人是金子总会发光,好演出总会得到认可。如今大家的劲头足了、眼界高了,我们要看齐京津沪,打造国家级院团。范新弟自信地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