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京剧传承的尴尬和交响乐普及的艰难

图片 1

舞台上,一个是中国京剧大师梅葆玖,一个是美籍交响乐指挥家胡咏言;一边是身着京剧服饰的角儿,一边是穿西装的演奏家;一会儿传来韵味十足的京腔,一会儿又是沁人心脾的管弦乐。

13日,在北京音乐厅举行的2011年全国大学生交响乐推广音乐季吸引着广大观众和中外媒体的目光。面对京剧传承的尴尬和交响乐普及的艰难,梅葆玖和胡咏言用抱团取暖的方式,把这两个被认为不搭界的文化类型进行嫁接推广,究竟是相得益彰还是异想天开?

土洋结合

旨在普及古典音乐的本年度音乐季由中央音乐学院乐队学院担纲主演,将持续至今年年底,共推出京剧交响歌剧京剧摇滚交响等不同混搭主题和风格的10场音乐会。

在这其中,京剧交响成为一大亮点。著名作曲家杨乃林创作交响京剧作品,京剧大师梅葆玖、孟广禄、胡文阁、杨赤等分别献上《霸王别姬》《梅兰芳》等京剧交响作品。

翻开13日京剧交响专场节目单,世界首演、梅葆玖先生参演的京剧交响乐《贵妃醉酒》映入眼帘,来自西方的小提琴、大提琴、长号和老祖宗留下的京胡、二胡、月琴携起手,制造着前所未有的音质。

不少观众被雷倒了。观众王女士认为,交响乐音质干净、纯粹,而京剧多用抹音、滑音等民乐技巧,两种乐质交融简直不伦不类。

也有观众认为,京剧的文场略显单调,在喧嚷、恢弘气氛时来段交响,在悲凉、细腻感情间穿插弦乐,效果不错。

面对观众的品评,梅葆玖坦言,交响乐和京剧表面上水火不容,实则并不矛盾。我从小就很喜欢交响乐。那时父亲从国外经常带给我不少古典音乐唱片,我特意学习国外歌唱家的发音、气息等练声方法,对京剧表演大有裨益。

胡咏言教授则把交响乐和京剧比作亲哥俩:京剧的全盛时期恰恰是莫扎特和古典音乐的鼎盛时期;京剧当时在皇宫或大户人家演出,而古典音乐也叫宫廷音乐;现如今,它们都遭遇着受众群减少、普及困难等一系列问题,因此希望借二者的土洋结合达到推广普及的作用。

破与不破

无论是京剧还是交响乐,虽都有几百年历史,但不能因所谓的程式化而一成不变。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叶小钢认为,要向外国人推广京剧艺术,最好用西方人易于接受的形式,京剧交响乐就是最好的融合剂。

京剧交响不是简单地用交响乐伴奏京剧,而是让管线乐器和京剧乐器在演奏中各扬所长,力求水乳交融。胡咏言说,由于京剧与交响乐的音质属性不同,因此对京剧交响必须坚持破与不破的原则。

比如,在京剧调式的改编方面需要搭配得体。胡咏言举例说,京剧《霸王别姬》选段,在虞姬演唱西皮二六劝君王饮酒听虞歌前加入大段雄浑激昂的交响乐及美声唱法伴唱的力拔山兮气盖世,观众反响很好。

除调式改编外,表演形式也须革新。梅葆玖举例说,《贵妃醉酒》中,宫女不再是简单的陪衬,而是伴着杨贵妃提炉掌扇、翩翩起舞,一起塑造三千佳丽的整体形象,以增加戏剧效果。

京剧名家孙萍认为,在京剧交响中,扮相、唱腔、唱词、京剧乐器的主导地位、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等不能变,变的是交响配乐、和声伴唱甚至运用造雪机、干冰机等舞美设施,从艺术手段丰富剧情和人物形象。

叶小钢指出,当前,京剧与交响乐的融合仍处于探索阶段。有些京剧交响作品结构松散、配器不着边际,结果成了
魔鬼与嫦娥共舞、领带和礼帽齐飞
。所以必须在调式衔接、乐器搭配、节奏掌控等方面下大工夫才行。

戒绝炒作

也有不少观众对当前火爆的京剧交响摇滚交响等新音乐形式提出质疑,认为这是打着文化交融的幌子进行商业炒作。

对此,梅葆玖认为,创作方式保守部分作品陈旧肤浅从业人员数量和质量下降等是京剧和当代交响乐面临的共同问题,而把二者嫁接所产生的独特效果会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两种艺术门类。

胡咏言说,交响乐跨界,不是要把它的一只脚跨到音乐圈外,而是要让圈外人跨到行内来,让观众知道古典音乐和京剧都并非高不可攀。如果抱着
炒作 的心态进行 土洋嫁接 , 京剧交响 非但不会成功,反而变成四不像的 怪胎
,两大艺术精髓必将遭到伤害。也许你会获得一时轰动,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4月12日,梅葆玖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内观看交响乐队排练。舞台上,一个是中国京剧大师梅葆玖,一个是美籍交响乐指挥家胡咏言;一边是身着京剧服饰的角儿,一边是穿西装的演奏家;一会儿传来韵味十足的京腔,一会儿又是沁人心脾的管弦乐
13日,在北京音乐厅举行的2011年全国大学生交响乐推广音乐季吸引着广大观众和中外媒体的目光。面对京剧传承的尴尬和交响乐普及的艰难,梅葆玖和胡咏言用抱团取暖的方式,把这两个被认为不搭界的文化类型进行嫁接推广,究竟是相得益彰还是异想天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