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家乡苏州所有的京剧比赛中拿了名次,而当你认识京剧神童王佩瑜后或许要改变下看法

图片 1

京剧名角在很多人眼中都是历经时间的磨练,方成大家,而当你认识京剧神童王佩瑜后或许要改变下看法。这位被称为小冬皇的名角将在9月底来琼演出。

王佩瑜,著名京剧余派女老生。1976年出生的她,在京剧界已然是个传奇。她是年轻戏迷眼中最酷的青春偶像,时尚而中性的打扮,甚至被人称为京剧超女。2004年底,因为呆在体制内闷得慌,她丢掉铁饭碗,成立个人京剧工作室,投身京剧市场化道路,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改革道路上摸爬滚打,在体制内外徘徊往复,她将年轻一代京剧演员的改制锐气上升到了极致。

11岁学京剧;13岁凭《文昭关》获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的赏识;14岁入行便包揽苏州所有京剧比赛名次;18岁赢得小冬皇(冬皇即指上世纪京剧界最著名的女老生孟小冬)美誉;20岁前将能参赛的大奖全部囊括;25岁出任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这如同星辰般闪亮的经历让被称为余(叔岩)派第四代传人、梨园小冬皇、当今女老生第一人的王佩瑜,在很多人眼中成为名副其实的神童。

成立戏曲工作室

神童的想法也是别出心裁!在王佩瑜看来,京剧应以更多的方式宣扬出去,而鉴于京剧年轻演员众多,登台的机会少的原因,让她产生了丢掉铁饭碗,成立个人京剧工作室的做法。2005年初,特立独行的王佩瑜践行了自己的想法。但讲究大排场高投入的京剧似乎并不买新生的工作室的单,现实让第一个吃螃蟹的神童铩羽而归,不得不放下身段回归到上海京剧院。

探索以市场养艺术之路

挫折总会让人难过,对这段经历王佩瑜这么表达自己的心情:觉得很不爽啊!。这段创业经历给她造就了年轻粉丝的追捧。如今的她已是红遍大江南北,成为拥有上千粉丝的瑜门瑜老板。平时的王佩瑜平头、衬衣、牛仔裤、板鞋,不施妆容的打扮,被当做另类青春偶像。而今,虽然头发更短了,眼神中的骄傲和逼人锋芒也变得收敛,但器宇却更从容平和,言谈举止中透露一股大家风范。

14岁入行的王佩瑜一出道,就在家乡苏州所有的京剧比赛中拿了名次,在当地小有名气。她笑谈,当初因为喜欢于魁智而稀里糊涂地选择了余派,后来才知道此余非彼于。1996年的比赛中,因为老生前辈谭元寿的评价,王佩瑜得到了小冬皇的美誉。
毕业后,进上海京剧院,26岁便任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

如今的王佩瑜嗓音更显圆润,演唱中透出古朴隽永,唱腔韵味十足,扮相俊秀逼人,气质儒雅。当提到常演的剧目时,王佩瑜列出了一个单子《失、空、斩》、《搜孤救孤》、《捉放曹》、《托兆碰碑》、《文昭关》、《洪羊洞》、《乌盆记》、《法场换子》、《击鼓骂曹》、《四郎探母》、《剑阁闻铃》等,而这也让她收获了荣誉。宝钢杯全国优秀少年京剧邀请赛专业组一等奖、蓝岛杯海峡两岸五戏校京剧邀请赛一等奖、全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评比展演一等奖、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赛最佳表演奖等。

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京剧作为传统艺术,应该以更多的方式宣扬出去。王佩瑜对于京剧做过很多探索,认为目前国有剧团的体制对年轻演员的培养非常到位,但是由于人员众多,每个人登台的机会很少,也许只有1/10,这在王佩瑜看来远远不够。

王佩瑜正在琢磨一件事,那就是借鉴过去京剧名角被称为老板这事,尝试在剧团里建立经纪人制度,试图开创京剧院+王佩瑜+社会力量+经纪人模式。对此她说,现实中有很多像她这样有创意、有想法的年轻演员,自己希望作为一个开路者能够成功,而她更希望这种成功的模式能够被复制,对别人有所启示。

在她看来,目前京剧院还在走乡镇企业家的路子。找个本子,再找几个人排一两个月就拿出来演,操作很粗糙,但是会花很多钱砸在不必要的地方。京剧有政府拨款,生存没有压力,主要演员和群众演员拉不开距离,吃大锅饭。

为了进行一些体制上的改革和实现独当一面的想法,2005年初,王佩瑜做出一个大胆决定,辞去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的职务,成立自己独立的京剧工作室,最早的愿望是成立上海京剧院王珮瑜戏剧工作室,承诺每年向京剧院上交多少钱,但是得给我演员和演出需要的东西。

在被院方否掉自己的方案后,坚持认为值得尝试的她,2005年元旦,推出了以王珮瑜戏剧工作室为名的第一场演出,在武汉开演。工作室固定人员只有化妆师、鼓师、琴师和主要配角,每人月工资一两千元,其余人马到演出地临时找,这比国家剧团演出时几十人的队伍所需成本少很多。挑梁做实验剧目,大家都持观望态度。

因为演出机会不稳定,利润又小,工作室的生计很快出现危机。与此同时,上海京剧院也不再宠爱王珮瑜,虽然没有解约,但不给她演出机会。在事业与生计都亮起红灯之际,王珮瑜放下身段回到了上海京剧院。回去时发现已物是人非,老一辈退休了,原来的年轻演员也当上了副团长,觉得很不爽啊,王珮瑜一点不掩饰自己的心情。

尝试京剧经纪人制度

过去的好角儿都叫老板。现在的王佩瑜真的当上了老板,尝试在团里建立经纪人制度,开创了一种京剧院+王佩瑜+社会力量+经纪人的模式,吸收专项资金、开发长线项目。以前,在院团,制作人就是领导班子,有了经纪人制,制作人就是经纪人了,形式就比较灵活,如果完全依赖京剧院做项目,那么一个项目立项、申报的时间太慢,不太现实。王佩瑜表示,其实还有很多像我这样有创意、有想法的年轻演员,作为一个开路者,我希望自己能成功,更希望这种成功能复制,带给别人启示。

下半年,王佩瑜和她的经纪人将尝试跨界合作,将京剧与其他艺术形式合作,互相借势。时尚是文化消费的主流,现在不能把京剧变成很时尚的东西,就先从人做起。今年1月,王佩瑜在天津和北京演出了墨壳原态舞台剧《乌盆记》,将相声、评书、京剧三种艺术形式熔于一炉,有单田芳说书,马志明跟黄族民的传统相声段子,演出内容围绕传统剧目《乌盆记》展开。她给自己的新定位是做最古老的传统艺术,最时尚的演绎者。前者是要将台上的专业做精,后者是要将台下的自己推销给大众。

京剧断层已经几十年了,让观众一下子进剧场并且疯狂爱上京剧肯定不现实,这个市场需要慢慢培育,让观众慢慢消除对京剧的误解。王佩瑜说。

实现个人品牌商业价值最大化

在她看来,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人不红剧种就不会红,换言之,京剧必须要有明星。对于王佩瑜来说,如何让自己成为明星是最重要的。

如今,以她个人名字为品牌的论坛、QQ群早在2004年时就已经开始做了,都是我自己手把手捏出来的,她会经常在论坛和群里与粉丝沟通,发布最新消息。在她看来,京剧界有很多30多岁的优秀青年演员,本身包含很多商业卖点,但没有一个类似经纪公司这样的团队来发掘他们。

她预想的方式是将个人品牌的商业价值最大化,让更多人先喜欢她,然后再去消费京剧。一套已故恩师王思与她的京剧教学及欣赏的DVD已经录制完成,她希望这是又一个开始。

我现在完全不计较能从院里拿到多少钱,这个价格和我的商业价值是无关的。王珮瑜的自信依旧如当年,个人品牌打造计划已有成熟思路,出唱片、出书、讲座、上电视、上报纸,在扩大自己名声的同时,实现个人品牌商业价值的最大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