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阿庆嫂∶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选段:《智斗》 主要人物: 阿庆嫂:春来茶馆的老板娘,中共地下工作者。
刁德一:忠义救国军参谋长。 胡传魁:忠义救国军司令。 胡传魁: 想当初,
老子的队伍才开张, 拢共才有十几个人, 七八条枪。 遇皇军追得我,晕头转向,
多亏了阿庆嫂, 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 她那里提壶续水,面不改色无事一样,
骗走了东洋兵,我才躲过大难一场。 似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
俺胡某讲义气,终当报偿。 阿庆嫂: (白)胡司令,
这么点儿小事儿,您别总挂在嘴边儿上, 当时我也是急中生智,
事过之后您猜怎么着, 我还是真有点儿后怕呀。 参谋长,烟不好,请抽一支,
胡司令,抽一支! 刁得一∶这个女人那,不寻常。 阿庆嫂∶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胡传魁∶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阿庆嫂∶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
刁德一∶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阿庆嫂∶他神情不阴又不阳。
胡传魁∶刁德一,搞得什么鬼花样。 阿庆嫂∶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刁得一∶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阿庆嫂∶我必须察言观色把他防。 刁得一∶
阿庆嫂, 适才听得司令讲, 阿庆嫂真是不寻常。 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
竞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抢。 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 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阿庆嫂∶ 参谋长休要谬夸奖, 舍己救人不敢当。 开茶馆,盼兴望,
江湖义气是第一桩。 司令常来又常往, 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
也是司令的洪福广, 方能遇难又呈祥。 刁得一∶ 新四军久在沙家浜,
这棵大树有荫凉。 你与他们常来往, 想必是安排照应更周祥。 阿庆嫂∶
垒起七星灶, 铜壶煮三江。 摆开八仙桌, 招待十六方。 来的都是客,
全凭嘴一张。 相逢开口笑, 过后不思量。 人一走,茶就凉。 有什么周祥不周祥。
胡传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胡传魁:你问的是她?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遇皇军追得我晕头转向,多亏了阿庆嫂,她叫我水缸里面把身藏。她那里提壶续水,面不改色,无事一样,骗走了东洋兵,我才躲过了大难一场。似这样救命之恩终身不忘,俺胡某讲义气终当报偿。
阿庆嫂:胡司令,这么点小事,您别净挂在嘴边上。那我也是急中生智,事过之后,您猜怎么着,我呀,还真有点后怕呀!……参谋长,您吃茶!哟,香烟忘了,我去拿烟去。
刁德一:司令!我是本地人,怎么没有见过这位老板娘啊?
胡传魁:人家夫妻“八一三”以后才来这儿开茶馆,那时候你还在日本留学,你怎么会认识她哪?!
刁德一:哎!这个女人真不简单哪! 胡传魁:怎么,你对她还有什么怀疑吗?
刁德一:不不不!司令的恩人嘛! 胡传魁:你这个人哪! 刁德一:嘿嘿嘿……
[阿庆嫂取香烟、火柴,提铜壶从屋内走出。
阿庆嫂:参谋长,烟不好,请抽一支呀!胡司令,抽一支!
刁德一:这个女人不寻常! 阿庆嫂:刁德一有什么鬼心肠?
胡传魁: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 阿庆嫂: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
刁德一:抽烟![阿庆嫂摇手拒绝。 胡传魁:人家不会,你干什么!
刁德一:她态度不卑又不亢。 阿庆嫂:他神情不阴又不阳。
胡传魁:刁德一搞的什么鬼花样? 阿庆嫂:他们到底是姓蒋还是姓汪?
刁德一:我待要旁敲侧击将她访。 阿庆嫂:我必须察言观色把他防。
[阿庆嫂欲进屋。刁德一从她的身后叫住。
刁德一:阿庆嫂!适才听得司令讲,阿庆嫂真是不寻常。我佩服你沉着机灵有胆量,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若无有抗日救国的好思想,焉能够舍己救人不慌张!
阿庆嫂:参谋长休要谬夸奖,舍己救人不敢当……开茶馆,盼兴旺,江湖义气第一桩。司令常来又常往,我有心背靠大树好乘凉。也是司令洪福广,方能遇难又呈祥。
刁德一:新四军久在沙家浜,这棵大树有阴凉,你与他们常来往,想必是安排照应更周详!
阿庆嫂: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凉……有什么周详不周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