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从施宜生作为金国正使出访宋国开始,主张宋金和好的施宜生在得知金国攻打宋朝的真相后

施宜生为了追求完美的道德理念甚至连生命都可以放弃,但他错了,这种责任却恰恰不是一个人的肩能扛得住的。一介卑微的文官,在利益对立国家大机器面前,能扛得起什么?他的死虽然可以延缓战争的脚步,但阻止不了最终的战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徒徒然在亲友心间留下伤痕。个人命运与两国利益绞在一起,任何一种选择,都会利于一方而损于另一方,根本不存在两全之策,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对他来说都是错、都是罪。面对这个两难问题,剧中人不知道怎么办、观众不知道怎么办,连故事的叙述者剧作家也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本剧虽然追溯了为什么的原因,却永远没有怎么办的答案。

京剧《北风紧》在整个演出中运用了八次伴唱的表现手法,多次成功地运用,情感表达恰到好处,笔者认为已经形成了一个伴唱组,足以称之为该剧表现手法的一大特色。

本剧震撼人心的也恰恰在于施宜生始终无法安宁的心灵徘徊于两难情境,在煎熬与抉择中,营造出浓重的宿命般的悲情,营造出深重而密致的、痛苦到难以喘息的氛围,这使得京剧《北风紧》龙8官方网站,带上了悲剧的品格。

来到临安后,施宜生忙于每日诗酒为乐、字画叙情,古离罕则派了探马一路观察宋朝军情,禀报金帝准备发兵攻宋。悲剧的潜流和矛盾冲突由装着马奶子酒的皮囊掀起。顿时剧情紧张起来,施大吃一惊,心急如焚,是否告密于宋朝成为心理上的巨大矛盾。同窗故友为施饯行之日,表面上一派和气,矛盾暂时得到缓和;实则矛盾重重,古离罕监视着施尚书的言行以防泄密,施宜生进退维艰前后作难,眼前情势一时怎两全?他巧借藏头诗北国朔风吹,冰雪卷沙来。南疆景色秀,争春待梅开,道出北兵南征的秘密,又在手心里写下北风紧向宋示警,随即赶回金国劝诫不要开战。矛盾稍稍舒缓下来,些许的平静却被金兵大败、老将军战死的消息再次掀起波澜。战士身亡,岳父战死,金帝盛怒,爱妻仇恨,百姓罹难这重重矛盾如翻江倒海般降临在施宜生头上。

厄运从施宜生作为金国正使出访宋国开始,随行的副使古离罕受金主之命暗中查探宋国边防,欲攻其不备。施宜生得知后,陷入是否向宋人透露消息的两难矛盾之中,于是写下藏头诗并在手掌之中暗书北风紧三字,向宋人示警。对于他来说,故国是牵着一指、疼钻入心,新国则是知遇恩深、职责所在。一边是情,一边是责,加上妻儿岳父这些人,就变成肩头深重的债了,如果说对宋国与中原文化的维护是出乎他的本能,那么对金国的忧心则是一种近于还债式的报恩心理了。

北国之风,携沙带土,寒气逼人,大幕一拉开就显示了北风的强劲,吹倒了柔弱的南国之人。驿馆送别一场,起风了!起风了!起风了!连续重复三次,无疑是在强化这塞外北风之凌冽。北风吹,北风号,北风吼,北风紧这北风恰似那万马千军,又好像铁骑精兵。言北风之遒劲,一方面隐喻金国兵强马壮的气势,另一方面北风也象征着战争之后的惨烈和凄凉。呜呼!悲哉!北风吹来冰雪寒,北风扫过黎民艰,北风紧,人不眠与风相携而行的雪也蕴含着独特的悲情,施宜生伴着雪来到金国,又以雪为棺断头于北国,渲染出无尽的悲凉和壮烈。又如,马奶子酒在剧中恰似一剂灵丹妙药,施倒在荒丘正是此酒救了他;在临安驿馆内也恰是饮此酒时发现了标艳留有的字迹,得知金国攻宋的真相;朝堂之上施要求金帝赐他一死,更是以饮下此酒上路的方式保全了爱妻。这酒一口落喉,穿过五脏九回肠,象征着无边的博爱与力量。

一边是温婉江南故土故人,一边是苍莽北国娇妻爱子,一边曾弃他辱他轻薄他,一边曾救他敬他器重他;时值宋金两国南北对峙之际,京剧《北风紧》一开场,剧作者就将仕金宋人福建浦城人施宜生,推到一个两难的险峰:不是辜负了有养育之恩的宋国,就是辜负了有知遇之恩的金国,他在关系微妙的宋金两国之间徘徊。

寒冬野外大雪纷飞之日,饥寒交迫的施宜生在生死存亡之际为完颜标艳所救。仅仅十余年间,这个南不得志、北来求仕的施宜生深受金主重用官居尚书,且与标艳结婚生得一子。安居乐业、妻贤子孝的生活倒也快活,然而,面对宋金两国的土地争端他与岳父完颜大将军意见不合,岳父主战他主和。此时,金主下旨命施宜生为正使,携礼入宋议和求盟。翁婿二人的矛盾似乎得以解决,两国和好的梦想不远了,施宜生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金帝设下的攻宋之计。作品从这里为全剧埋下了悲剧的种子,标艳得知真相后在古离罕的威胁下无法告知丈夫,她矛盾纠结的心理和施宜生无知的欣然相互交织使悲剧的发展得以开始。

命运把施宜生逼到绝境,最后坦荡荡的施宜生向金主直陈自己借着出使宋国泄露金军即将攻宋的绝密信息,准备以死谢罪。金主大为震怒,下令诛杀施宜生,恰恰此时,攻打宋国的大将军生还回朝,宋朝也派人来言和,宋金关系缓和。金主吩咐把施宜生召回来,可他逃出死亡的深渊就可以摆脱歉疚感吗?南国是故土,北国是亲人,七魂六魄要归于何方?永远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施宜生无处可逃,注定煎熬。

新编历史剧《北风紧》通过施宜生曲折的一生,演绎了一出凄美、悲壮的故事。作品在曲折多变的情节和激烈的矛盾冲突中讲述了一出悲剧;通过对施宜生这位正义人士的着力塑造,展现了他博大的胸襟和英雄的气魄;通过大雁、归雁图、北风等充满悲情伤感的审美意象,为情感意蕴的表达开拓了思维的空间;其伴唱手法的成功运用和舞台美术的有效配合,充分展现了人物的情感心理,烘托了环境气氛。通过以上几方面的相互促进,在演员准确把握人物性格、充分掌握戏剧节奏的表演进程中,诗意地创造了雄壮悲凉的审美意境,从而形成了该剧悲壮美的美学风格。

在这部戏所设置的特定情境中,施宜生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他陷入了自己内心种种假设的道德冲突中。如果他够无耻,他可以置故国于不顾,好好当他的金国尚书,乐享天伦;如果他够无情,回到宋国后,他可以抛弃妻儿,不返金国;如果他够无义,他也可以不再北上阻止金国出兵,倒省了许多百转千回的肝肠寸断。但这些都不是施宜生这位被儒家文化浸染的南方人,礼义廉耻四个字总是摆在第一位。
背叛与再次背叛,都不是因为个人私利,理解他的妻子标艳说出他的心声:岂知他既不为了扬名,也不图高官厚禄,却是为了何来?施宜生超越了个体利益,也超越了两国利益的羁绊,以儒家的核心精神仁义来衡量与取舍,因此在行动上处处为难、处处受缚,但是恰恰就是通过这一条两难的荆棘之途建构了他趋近于完美的儒家道德世界,而诚实、仁爱、知恩图报、勇于承担,这些实际上也是人类的共同追求。

大幕在一曲伴唱北雁南飞怯寒秋,南人北来竟何求?去国离乡路茫茫,饥寒交迫倒沙丘中拉开,此时一衣衫褴褛的穷书生步履蹒跚地行走在冰天雪地里。随着伴唱的推进,施宜生离开家乡的行动予以了交待,同时其所处的客观环境也得到了反映,最后,施终因饥寒交迫、体力不支倒在了沙丘,一出场人物的命运就带了几分悲凉。第三段伴唱出现在了施宜生即将出使宋朝时,枯林响,风猎猎,频频吹落叶。落叶翻飞未肯下,可也是,离枝难别。可也是,离枝难别。此番出使军事阴谋甚多,标艳担心丈夫的安全,朝夕相处的夫妻更难忍分别。伴唱用落叶比喻,形象生动,使人物情感得到了合理的外化,依依惜别之情中渗透了丝丝秋日的悲凉与惆怅。

二、剧作着力塑造了施宜生、完颜标艳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的情感命运充满了令人揪心、催人断肠的无限悲怆。

京剧《北风紧》是一首悲壮的诗,剧中反复运用了寓意丰富的意象,诗意地构造了悲凉、深沉的意境。

这些精心设计、意义丰富的审美意象,让观众产生了无穷的想象,凄美、悲凉与壮烈之情怀由此而得到强化,艺术地传达了《北风紧》中深深蕴含的悲壮美,其伴唱手法的运用也进一步渲染了这种气氛。

青年戏剧评论家 中国晋剧艺术网特约撰稿人 智联忠/文

施宜生,也曾是满腹经纶的江南第一才子,然宋朝科场舞弊录用庸才,他不但不受朝廷重用,且被轰出了贡院,沦为褴衫乞丐,辛亏完颜标艳搭救才得以幸存,并为金国器重。令人悲叹的是金帝派施宜生出使宋朝议和是假,派古离罕密探宋朝军事虚实,准备南征攻宋是真。悲剧的命运展开了,施的出使议和本为造福家乡百姓,不料竟成了迷惑宋朝的幌子,实则是加害百姓的凶手。此般痛苦也许比直接领兵杀戮宋之百姓还要厉害得多,金国一旦发兵攻宋,无论成败他都是千古罪人。作为金国的尚书他支持征宋也在情理之中,何况宋朝朝廷昏庸腐败,当年还使他科场受辱;然念及父老百姓之疾苦,他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向宋朝官员透露了金兵攻宋的消息。施夜里挑灯不寐、彷徨寻思对策,看了《忆江南》歌舞后的沉醉,利用古离罕和同窗比武的暗示,以及题写藏头诗都掺杂了他极其复杂、矛盾的情感。只可惜,这些竭力的阻战并没有得到圆满的效果,大将军已然气势汹汹地出征了,败在了准备充分的宋兵手下。施宜生没能阻止战争,反而成了金国的叛徒、害死岳父的罪魁祸首。妻子的怨恨加上自身心灵的煎熬,他有口难辨、痛不欲生,此时这位悲剧人物的命运走向充分展现在了观众面前。为了黎民百姓的幸福他一生力主求和,面对金兵的惨败他敢于承担责任,为了祭奠大将军的亡灵他没有贪生怕死,毅然以死谢罪书写了自己悲壮的一生。

性格和善、温柔贤惠、有胆有识的标艳,同样也是一位充满悲剧的人物。丈夫出使宋朝议和本为一件喜事,可这假议和却使她忐忑不安。古离罕一旦败露,丈夫必定会有危险。好歹盼回了离家多日的丈夫,本想一家人可以安安心心地过日子,可父亲战死的噩耗让她恸哭欲绝。当得知是丈夫告密于宋时,她要为父报仇却又难以下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然夫妻之情也难以割舍,于是她决定放走凶手。施宜生没有逃走他决定向金帝认罪,标艳再次受到打击,刚刚失去了父亲,现在丈夫也即将赴难。命运的无情,不会怜悯这位金国女杰,丈夫的死给标艳带来了一生的伤痛,她的命运无疑也是不幸的。施宜生和标艳两个命运曲折、相亲相爱的夫妻之悲怆经历,成功地塑造了两位悲剧性人物,成就了《北风紧》的悲壮之情,其悲情在种种意象的辅助下得到了进一步的传达。

福建京剧院创编的京剧《北风紧》,讲述了南宋时科举落第的施宜生在穷困潦倒、生命垂危之际为金国大将军之女完颜标艳所救,并得到了金国朝廷的重用。主张宋金和好的施宜生在得知金国攻打宋朝的真相后,为了两国百姓免遭祸害,经过痛苦挣扎他最终向宋朝报了警,疾驰金国力劝求和,最终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该剧紧紧地抓住戏剧人物的悲剧命运和壮烈情怀,艺术地创造了别具一格的悲壮美。

四、该剧纯熟地运用伴唱的手法,展现了人物的情感心理,烘托了环境气氛,在舞台呈现中成功地营造了悲凉的氛围。

三、《北风紧》充分开拓了思维想象的空间,通过大雁、归雁图、北风等意象的审美创造,传达了作品蕴含深刻的悲壮美。

《北风紧》除序幕中直接使用两段伴唱以外,其他伴唱均出现在一场戏的结尾或一段情节结束的地方。这也充分说明:利用伴唱来表现人物心境,体现外部环境的作用和影响,烘托演出气氛增强舞台表现力,是其主要的作用和目的。该剧充分运用了伴唱的这一功能,为剧作蒙上了一层悲凉和壮美。

龙8官方网站 1

一、《北风紧》在戏剧结构上,矛盾冲突激烈,情节曲折多变,于时缓时急的变化发展之中书写了一出感天动地的悲剧。

大雁在剧中象征着远离家乡的人,曾出现十余次,可以说是一个贯穿全剧的意象,在更多意义上直指施宜生这位南来的宋人。施一出场便有北雁南飞怯寒秋,南人北来竟何求的发问,直接把大雁和他联系在了一起,为这位背井离乡之人的悲惨遭遇设置了悬念。第一场,标艳与儿子兴儿默背高适的唐诗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虽为转入施家场景的戏,但与紧接着施对母子二人言说明日他要出使宋朝联系在一起,就不得不让人产生游子思乡之情了。在随后标艳的唱白中又再次出现了孤雁,并直接点明施宜生北雁南归之意。在与儿子的对话中北国寒冷起来了表面上说的是大雁南飞的缘故,实则自我心声的袒露,也预示着寒冷的北风即将吹起,北兵征春蓄势待发。与大雁几近相似的另一意象就是归雁图,伴随空中哀鸣的雁声倾诉了游子离别之感,也为全剧增添了视觉和听觉上的悲凉之感。

金兵出征攻宋大败,好一场厮杀山岳动,尸纵横,共祭西风的伴唱加强和渲染了战争过后尸骨成山的悲凉情景。战士牺牲了,百姓受苦了,不知又多了多少孤儿寡母,硝烟过后的凄凉与悲惨化作乐音回荡在了舞台之上。老将军战死沙场的消息传来后,施宜生与标艳陷入了无限的仇恨、矛盾与痛苦之中。生也难,死也难,谁解得生死苦纠缠。几声嚎哭犹未了,已撕骨肉各一边!这一伴唱将夫妇二人的艰难处境描绘得淋漓尽致,似乎预示着他此去面见金帝凶多吉少。果不其然,施宜生作为大金国的叛臣被斩,雪为棺兮洁身葬,北雁南归兮痛断肠的伴唱声中,这部戏落下了帷幕。这位力主友好、鞠躬尽瘁,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最终换取了宋金两国交好的江南才子,这位竭力构建太平的金国尚书,以其悲壮、凄美的姿态留在了人们的心中。

一腔爱国热情的宋人,一心追求和谐的使臣,一位爱民感恩的臣子,甘当罪责,英勇不屈,最终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的一生是凄美的,更是悲壮的。剧作正是在这种矛盾交织、急缓交替与错综复杂中书写了一出壮美的悲剧,其悲壮情怀在具体人物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