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还有谢稚柳、陈佩秋的画可以欣赏啊,而这幅《苍莽幽翠图》也有可能创造张大千作品拍卖的新纪录

龙8官方网站,为纪念谢稚柳诞辰100周年,中国嘉德拍卖行将于近日在京推出谢稚柳作品拍卖专场。

不久前,已故著名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先生的家人集体投票表决,把张大千生前赠送给谢稚柳的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送到中贸圣佳公司拍卖。该公司的专家在鉴定该画时,发现上面有一枚罕见的印章,而对这枚印章的考证,又发掘出张大千当年的一段韵事。预计《苍莽幽翠图》的价格将超过1000万元。
《苍莽幽翠图》是一幅1.5米多高,3.5米多长,面积达48平方尺的巨幅作品,有关资料显示,内地文物艺朮品拍卖市场上,还从未拍卖过尺幅如此巨大的张大千画作。中贸圣佳拍卖公司总经理易苏浩透露,中贸公司征集到这件作品以来,很多买家对它表示了浓厚的兴趣,《苍莽幽翠图》将于6月2日开始的中贸圣佳公司春季拍卖会上拍卖,其成交价将在1000万元以上,很有可能创造张大千画作内地拍卖的新纪录。
曾被谢稚柳收藏 谢家投票选择拍卖行
中贸圣佳公司总经理易苏浩先生介绍,这幅山水巨著来历非同一般,它是张大千早年送给我国著名书画鉴定家谢稚柳先生的礼物。当年谢稚柳和张大千是忘年交,二人感情非同寻常,张大千去敦煌写生画画的时候,谢稚柳曾经花费两年时间与他结伴同行。《苍莽幽翠图》一直由谢收藏,谢稚柳先生去世后,夫人陈佩秋女士一直保存着这幅作品。
近年来陈佩秋女士春秋已高,一直想把家藏的书画拿出来拍卖。谢稚柳先生不但是我国著名的书画家,而且是著名的文物鉴定家,选择哪家拍卖公司拍卖家中旧藏,就成了一个要紧的问题。反复商量之下,谢家决定投票表决,最终投票的结果是,选择北京的中贸圣佳公司拍卖这幅《苍莽幽翠图》。易苏浩认为,谢家选择中贸圣佳公司,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去年11月,中贸公司拍卖的傅抱石《毛泽东诗意八开册》和齐白石《山水八开册》,分别以1980万元和1661万元的天价成交,创造了傅抱石和齐白石书画拍卖的新纪录,而这幅《苍莽幽翠图》也有可能创造张大千作品拍卖的新纪录。
庆祝抗战胜利 张大千绘《苍莽幽翠图》
记者了解到,虽然《苍莽幽翠图》是征集自著名收藏家谢稚柳先生的家藏,但按照中贸圣佳公司的惯例,还是要对这幅画进行严格鉴定,以表示对买家的负责。中贸圣佳公司顾问赵榆先生介绍,鉴定过程中专家们发现,这幅《苍莽幽翠图》确实是真迹,而且是张大千在1945年创作的作品。张大千是个爱国主义者,他痛恨日军侵华,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他非常兴奋,一年之中创作了《通景大墨荷》四屏、《通景西园雅集》八屏、《苍莽幽翠图》横批三幅巨大的作品,他把前两幅作品拿出来在成都办展览庆祝抗战胜利,把《苍莽幽翠图》送给了谢稚柳。
画作盖印章 张大千略寄相思情
鉴定《苍莽幽翠图》的时候,专家们发现,画上有一枚内容为“迟秋
”的印章,而这枚“迟秋
”虽然是张大千的印章之一,却极少在作品上使用,他是出于什幺原因在《苍莽幽翠图》上用这方印呢?
有关史料记载,张大千一生中有一位妻子、三房小妾,在日本和韩国还分别有一位女友,红颜知己更是无数。著名文物鉴定家、中贸圣佳公司顾问赵榆先生介绍,张大千和当时的宁波名门李家小姐李秋君之间纯洁浪漫的感情,最是动人。
张大千22岁那年,李秋君的父亲曾想把李秋君许配给大千,但是大千由于已经有了妻室,就跪辞了这门婚事,出于对诗词书画皆精的李秋君的敬慕,张大千刻了一枚内容为“迟秋
”的印章。自此之后的一生中,张大千和李秋君之间相敬亦相爱,经常一起谈诗论画,李秋君也一生未嫁。而“迟秋
”印章,张大千也很少使用,只在他认为自己最精彩的作品上才用。
有关专家介绍,上个世纪40年代,张大千把《苍莽幽翠图》送给谢稚柳的时候,知道谢稚柳要把这幅作品拿到上海展览,所以专门补写了题跋,又盖上“迟秋
”印章,他希望远在上海的李秋君能看到这幅作品,略寄相思。遗憾的是,在谢稚柳还未来得及将这幅画展示给李秋君的时候,1952年《苍莽幽翠图》就被没收,直到1984年才归还给谢稚柳先生,这时,张大千早已远在海外,李秋君终其一生,也未能见到这幅画。
建国前以金条论价 张大千画作海外火爆
有关史料显示,解放前,张大千的画就已按金条论价,但是解放后他的作品在内地每幅一般数十元左右,精品不过百元。但张大千的画作在海外却屡创佳绩。1963年,他的巨幅《荷花》被美国著名刊物《读者文摘》用6万美元买下,创下当时中国画的最高价。1965年,大千在巴黎举办的画展上,他的6幅泼墨荷花通景屏曾被美国藏家以14万美元购得,再创中国画最高价。
1999年张大千的《荷花》四屏,被佳士得拍至829万港元。张大千的力作《一花一世界》在台湾两次义卖中先后创下5000多万新台币和6000万新台币的空前天价。毕加索在看了张大千的画之后曾说,与中国绘画艺朮比较,我的画甚至算不上艺朮,真正的艺朮在东方。

这35件精彩作品多为谢稚柳生前为好友所作。这些书画作品的上款有王一平、白书章、韩蘧飞、徐平羽、李研吾、曹漫之、郑重等。据悉,从上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谢稚柳无论对领导专家,还是兄弟小友,所赠书画皆尽心尽力之作。

编辑:admin

据谢稚柳生前好友郑重介绍,在“文革”岁月中,谢稚柳、陈佩秋几次被抄家,家徒四壁,但他们画兴不灭,还是用抄家时漏网的残纸剩墨秃笔作画消遣自慰。那些革命老干部,在挨斗之余,三五相聚,兴趣仍然是谈书论画。原来收藏的古代书画被抄走了,无可赏玩,还有谢稚柳、陈佩秋的画可以欣赏啊。他们就成了谢家的座上客。谢稚柳周围玩画的老干部圈子越滚越大,从上海到北京、到广州……有时候,谢稚柳为一位老干部画了一幅精彩作品,其他玩友也都跟风,要求他同样给他们每人画一张。

谢稚柳画的白鹰劲松是经典之作,陈毅任上海市长时,谢稚柳就为他画过白松鹰,这几位玩画的老干部都是当年陈毅的部下,于是也纷纷要谢稚柳画的白松鹰。后来谢稚柳画了一二十幅之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