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拍不像前几年的市场

北京匡时拍卖公司总经理在评论今年春拍书画拍卖的火爆时强调了通货膨胀的影响。他指出:去年秋拍市场普遍的说法是“现金为王”,到了今年春拍就反过来了,似乎谁手里攥着大把现金谁就是傻瓜。不光是艺术品市场,股市、房市都这样,连消费者的心理都变了。

他指出,今年春拍一场比一场拍得好。朵云轩是最后一场,拍的成绩最好,成交价格超过了前面的春拍。对此他感触最深:春拍越往后买家的信心越足。这再次证明市场不缺资金,最宝贵的是买家的信心。

他还表示,春拍中书画拍品教好的,成交价格都超出大家预期,如北京匡时推出的八大的作品,最后的成交价格大家都没有想到。类似的情况还包括博山的书法与谢稚柳的画作。只要是精品,拍卖结果往往比估价翻一倍两倍乃至几倍。

他还指出,今年春拍不像前几年的市场,拍卖的都是一些近年来拍卖场上熟悉的面孔,而是出现了多年不见的精品。查一下那些高价位的拍品,大多是10年之内未露过面的,如张大千的文会图,1996年在香港佳士得上拍过。

他认为很多类似这样的珍藏10年以上的精品,可能在现在的市场里拿出来变现。当拍卖场上价格发生很大变化时,随着行情的到来与火爆,很多拍品会换手。成交率高,换手率也会高,价格就会走高。也会有新人进入。行家、藏家都面临换血:新的收藏家取代老藏家,新的行家取代老的行家。即便是行家,如跟不上这个市场节奏,就会被淘汰。

他还强调,今年春拍买家群体发生了变化:过去新的买家一般只买买中档或中高档的拍品,这次一上来就买顶尖的拍品。几个公司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很多重点宣传的作品被第一次来到拍场的新买家买走了。由于许多新买家的介入,精品也拍出了惊人的价格,拉动了整个拍卖会的成交额。比如匡时的春拍总体估价不到2亿元,结果拍到了3亿多;一千多件拍品中,50多件拍品成交2个亿,1000多件拍品却只拍了1个亿。

他表示,过去的买家一般都先买近现代书画,再慢慢买古代书画,因此古代书画与近现代书画的买家群体实际上是分开的。但这次的新买家却不分什么近现代书画与古代书画,他们瞄准的是高档拍品,既买古代书画中经石渠宝籍着录的宫廷收藏类的拍品,又买文人的书画,也买近现代书画艺术大师的作品。这说明这些新买家参与市场是有备而来的,不是盲目的。他们有专家掌眼,直奔最好的拍品。

谈到今年秋拍,他表示,大家一致看好下半年,书画拍卖价格看涨,好的拍品还会拍出天价。对拍卖行来说有喜有忧,因为秋拍如何征集高档的精品,是大家面对的难题。但另一方面,春拍中高价位、高档次的拍品都拍出了高价,也有利于拍卖公司的拍品征集。匡时的春拍结束不过一个月,有的尖端拍品已经搞定。如其中有一件郑板桥的作品,做过2001年瀚海拍卖图录的封面,当时的成交价190多万元,动员了多年,这次春拍拍得好,藏家就拿出来了。

他还指出,下半年有几家拍卖公司正逢喜庆:有的15周年,有的5周年。因此,许多多年合作的藏家会拿出拿出珍藏的精品支持拍卖公司;而拍卖公司会加大宣传力度努力推广这些精品;这也会吸引许多买家竞逐,这些公司都会有不错的成绩。如果拍卖成功,势必对市场会有推动作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