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官方网站:尽管狂草在演变的过程中,万殊一相·狂草四人展

当下的书法是对历史的折射,技法的传承与革新诠释了书艺风格的嬗变。与别的书体不同的是,狂草的艺术价值远远超越了它的实用价值。尽管狂草在演变的过程中,体现了个人风格的差异性,但总体而言,浪漫主义精神是狂草最本质的美学特征。狂草有独特的抒情方式,不仅要求书法家具有极高的操控笔墨技法的能力,还要求书法家在天性中具有诗人的气质,在不断向先贤学习的前提下脱略行迹,从而进入自由的个性化表现,故而书家常说:“狂草最难”。

问:如何评价“万殊一相狂草四人展”?

可以说张宗玉的狂草包容了历代大师的精华,如草圣张芝、书圣王羲之,以及张旭、怀素、黄庭坚、祝枝山、徐渭、王铎等。尤其是在张旭的《古诗四贴》、怀素的《自叙帖》上,用工最勤,并在创作中得以升华,更具自家风貌。狂草之难,难在章法,即书家在整体感的驾驭上。而张宗玉已经具备了一位狂草书家所应有的品质,即天生厚德、性情浪漫,又精于技法,功夫过硬。创作时,他能够挥洒自如,点划到位,且充分调动方圆、顿挫、点划、浓淡、干湿、大小、快慢等技法,使之尽量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况且他在音乐上也有极高的天赋,对线性运动表达所带来的韵律美感有着深刻的体悟,这使得他在进入狂草创作时能突破理性的束缚,让高古线条在宣纸构成黑与白的溢美空间。此外,他的狂草讲究书写速度与节奏的变化,注重汉字分离、组合、结构的情态,以及书写中的情感表现。因此,这些因素铸就了他的狂草书法作品特点:雄伟纵逸,点划精实,用笔婉转飞动,刚劲秀健,含蓄奔放,极富变化,字形时而低昂迥翔,时而狂风大作,万马奔腾,行文跌宕,动静交错,波澜起伏而秩序井然,结字严谨,浑然一体,和谐美巧,奥妙绝伦,有一种神采飞扬的意趣美。

龙8官方网站 1

龙8官方网站,张宗玉三十多年来,一直对书法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与实践,过程颇为曲折。他先后多次赴京进修中国书法家协会各类培训班,并在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学习,得到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胡抗美、国家画院副院长曾来德、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刘洪彪三位导师的亲授和真传,终使他的狂草书法作品多次入展国家级展览并获奖,真是可喜可贺!

龙8官方网站:尽管狂草在演变的过程中,万殊一相·狂草四人展。有毛泽东吗?毛泽东的狂草气势绝狂,毛狂草可以,“激扬文字,指点江山”?有了毛泽东的诗词、草书,谁敢说是第一。毛泽东少年时期第一首诗词的广阔胸怀,长远目标,坚强决心就此展现。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毛泽东的书法更是龙飞凤舞,意气风发,是含强舒意的绝世之作。

虽然张宗玉在狂草书法道路上经历了许多的磨难,但他始终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随着当下生活观念的逐渐转变,他凭借着对艺术的虔诚、对书法艺术真谛的渴望以及经年累月对古贤精典的不断研习和揣摩,且始终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我们坚信他定将会在书法的天地中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金光大道。

一笔数字,字字欲仙,翩翩飞舞;浓淡枯润,虚实相生,浑然一体。2018“万殊一相·狂草四人展”在湖南省国画馆举行。“狂草四人”分别是胡抗美、刘洪彪、张旭光、王厚祥。此次展览是继2016年在张芝故里甘肃、2017年在“二王”故里山东之后的第三站——唐代狂草大家怀素的家乡湖南,共展出作品80幅,每人20幅。

张宗玉,山东临沂人,笔名大钰,号风禅居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山东书法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书法家协会理事兼草书委员会副主任、临沂市政协书画社成员、中国农工党党员、北京万泉书社副社长、临沂市罗庄区书法家协会主席。师从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胡抗美、国家画院副院长曾来德、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刘洪彪先生。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兼书法篆刻院执行院长曾来德导师工作室成员。

  4位书法家的组合有其共同性,即都能深入传统、全面继承,同时又大胆创新,保持了个性。记者从现场了解到,这次的展品是4位书家根据展厅的特殊要求而专门创作的,大小作品交错结合,参展的作品都有自己原生态的野性,疯狂而不顾忌,有时如行云流水,有时却戛然而止。“一棵白菜一层楼,一江春水向东流”,张旭光以诙谐的比喻对狂草书法艺术提出了生动而独特的见解。本次展览由湖南省书法家协会、湖南省书法院、湖南省国画馆主办,旨在促进作者艺术水平的提升,更重要的是与湖南及全国从事书法艺术的同仁进行艺术交流,推动当今中国草书进一步发展。展览将持续到11月28日,免费对外开放。

近年来,张宗玉的书法作品多次在全国书法大展中入展和获奖,如2013年7月在《未名骏马闯艺坛》中荣获骏马金质最高奖、2014年荣获临沂市人民政府“沂蒙文艺奖”,并受到海内外多家媒体的专题报道,数百幅作品被海内外收藏家收藏。

  胡抗美,1952年生于湖北襄阳,号鹿门山人、一席堂、得天庐、三觉翁。第四届、第五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第四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第五届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副主任,第六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青少年委员会主任。全国书法篆刻展、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青年展、全国草书展评委。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四川大学硕士、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副院长。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刘洪彪,字后夷,号逆坂斋,1954年生于江西萍乡。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草书委员会主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中华艺术大家讲习班·书法大家讲习班”成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7年、2011年、2014年三次蝉联中国书坛兰亭雅集“兰亭七子”称号。1994年、2004年、2014年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和书画频道美术馆举办40岁、50岁、60岁墨迹展。数十次出任全国、全军书法展览评审委员会委员、副主任、主任。

  张旭光,字散云,1955年生于河北安新。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届、第五届副秘书长、评审委员会副主任、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七届副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副主任。荣宝斋艺术总监、书法院院长。教育部书法专业首席采访专家。清华大学张旭光书法艺术工作室导师,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客座教授,联合国特聘书法教授。
荣获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
自1988年起先后在中国美术馆、纽约、联合国总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以及日本、韩国、美国、法国等地举办个人作品展和交流讲学等活动。

  王厚祥,号稷山,1963年生于河北大城。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草书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王厚祥导师工作室导师。河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助理、主席团委员兼草书委员会主任。国书会执行会长,北京书画艺术院副院长。“狂草四人展”成员,“行草十家展”成员,“沈门七子”之一。多次在全国书法大展大赛中获特等奖、一等奖,数十次入选。多次担任全国书法展览评委。有十余部书法专著和字帖出版发行。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南海、中国国家博物馆等文博机构收藏。

囊括万殊,裁成一相

  草书作品,就是对世间自然景象及个人情绪、精神的抒发,一笔可成山水万殊。

胡抗美 ,张旭光
,刘洪彪,王厚祥四位天才级大家作品能共同举办全国巡迴展,真乃书界盈事!

这四位大家在书法研究上各有所专,其深耕程度在当代无人能及,走在草书探索的前沿,正是这一代的付出,很明显地当代草书已露出渐渐走出前人桎梏的曙光,有了当代的面貌。草书沿革走了一千四百年,到今天忽然有了一种新面貌,今天的草书成果将会被历史铭记称颂。致敬他们!

睁大眼睛看了这四位狂人的草书,不但没有一点狂草的动人心弦,摄入眼帘让人感到的只是一股子的心慌意乱。这哪是什么狂草,简直就是典型的“乱草”——乱七八糟的胡闹。
中国书法就是写汉字,讲究的就是那点汉字的结体和毛笔的笔力功夫,最终是让人通过识读来体会和感受书法的韵味和魅力。即便是草书甚至狂草,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草书狂到撕裂了汉字的结体,变成一串歪瓜裂枣;其点画又都是一片残枝败叶,毫无力感美感;而最终又让识草者也无法识别而无所适从。这样的草书不但不可以称为狂草,可以说,它已不属于书法的范畴。今天的所谓的书法家们,打着创新的旗号,他们只会用“美术”的技法和“艺术”的理论来进行什么所谓的“创作”,其结果必然是对汉字的糟蹋和对中国书法的扭曲。他们口中的说词和手中的毛笔,正是对传统书法的反动。书坛这股邪恶势力不剪除,中国书法必然一步步走向衰亡。这不是耸人听闻,是书坛乱象和这个展览所展现的趋向。

个人见解,大家都知道,书法大致可分为、楷、行、草、隶、篆。而在千年书法长河里、博大的翰墨世界中,最具有影响表现力、最能表达情感、最能情动于衷而体现于外,一泻千里、激起千层浪,当属狂草为最。狂草,书写简洁、变化无穷、龙飞凤舞、如雷鸣电闪、风云浪滚、气吞山河。寄情于笔墨与感情融汇,以点、线、面发兴,展现于作品之中。在其墨色上追求、浓、湿、干、淡、焦,在其速度讲究、抑、扬、顿、挫、轻、重、缓、急。什么事物只要存在就有它的必然性,狂草现在越来越被书法爱好者们所喜欢,无论哪种书法只要刻苦努力练习,都会有所成就的。

四个人的自high书法活动。但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狂草创作过程重点是研究各个线条横七竖八的摆放位置和抽象性的表达线条。整个过程是心花怒放的。

存在就有道理,不作评价!至少比丑书顺眼,网上有些丑书真的还不如学龄前小孩画的好,小孩画的是纯真无邪的天性表达,而看到那些所谓的“书法家”的作品,真的心里面有一万个草泥马!真想打死他们!

未看过他们的展览,根据网上照片看,其四人之狂草习张旭,怀素之笔法,集古今草书之大成,张狂奔放,又不失于右任标准草书之法则,狂而有法度,草而不任性,远非“丑书”之徒可比。他们的字,笔画放纵圆转,枯燥浓淡,章法都非常好。

可能是我的境界不够,我不喜欢,根本就看不出来什么字是什么字了?还是规规矩矩的好,字,本来就是表达内心的一种书面形式!个人喜好

世间万千气象,最终都要归结为“一相”,那一相本由心生,殊路同归,都在心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