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本滋芜新著《历代四明山图题画诗考释》,被放逐到齐云山立冬乡间

我客居黄山已近二十载,初到黄山时,便专程登门拜访画家孙凤吉先生。那时先生还在经营着一家颇具规模的古玩字画店。孙先生待人接物十分儒雅,通体透发出江南文人的意气,令我这晚辈后生折服不已。经年去岁,和孙凤吉先生相处久了,更感觉此人可亲、可敬更可学。我和孙先生儿子同岁,故始终对先生恭敬有加,以长辈尊之。当然,先生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

这本滋芜新著《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正是滋芜先生钟情文学、献身美术、热爱故乡这三种情感凝聚在一起的集中体现。黄山不仅是徽州的名胜、安徽的名片,它身上有太多的中国符号,正所谓“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每一个画家心中、笔下都有自己的黄山,也都只画出黄山有限的面貌,画作与画作互相补充,这还不够,还需要用诗句对画作加以补充,后人对前人加以补充。《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收录了石涛多篇与黄山相关的题画诗,可以帮助我们更透彻理解他的绘画理论。唐代画家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石涛也说“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下了严谨、细致的功夫,对历代与黄山相关联的题画诗做了严格的选择、甄别、考证、笺释。

近年来,很想为先生写篇文章,但总觉自己文笔粗劣,未通文理,不敢落笔。近日旧事重提,还是决心要为先生写点什么,聊表对先生的敬慕之意。

黄山;画家;绘画;先生;图;文学;中国画;徽州;书法;美术

孙凤吉和黄胄先生亲切交谈

我所了解的滋芜先生,是个笔墨中流出心血的真诚的文学写作者,
还是一位致力于美术事业的出版家、画家、学术研究专家。滋芜出生于安徽歙县,深受徽州文化熏陶,对故乡之地满怀深情。1999年我和滋芜同游歙县、黟县、黄山、千岛湖,他给我介绍徽州深厚的文化积淀、美妙的古建筑、壮丽的山河,如数家珍又语带自豪。

孙凤吉先生祖籍江苏南京,成长于安徽当涂。少时命运多舛,刚解放时家庭便被划归五类之列。初中毕业,时逢十年浩劫,1968年便跟随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被下放到黄山太平农村,跟民间艺人学竹匠技艺。或因黄山这个富含文化底蕴的大环境所熏润,加之天生聪慧,以其勤奋的脚步和坚毅的决心,遍访名师,先后学会了徽州的竹雕、石雕和木雕技艺,通过坚强而不懈的努力,走过了一段艰苦自励的人生岁月,也为其在今后所走的艺术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拓展了自我生存的空间。

这本滋芜新著《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正是滋芜先生钟情文学、献身美术、热爱故乡这三种情感凝聚在一起的集中体现。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终结,一同上山下乡的伙伴均陆续招工返城。孙凤吉先生却因家庭成分问题,只身留在了太平,孤独无助,刁然一身。但命运沉重的枷锁,没有压倒孙凤吉那颗坚强的心。他用平日所学的“徽州三雕”高超技艺,为自己赢得了生活和尊严。

黄山天下闻名,不必多说。黄山不仅是徽州的名胜、安徽的名片,它身上有太多的中国符号,正所谓“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孙凤吉与中央工艺美院老院长张仃先生

中国画,尤其是水墨山水画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瑰宝。中国旧体诗词不仅文体上卓异于世界文学,其作品之多、成就之大也为罕见。绘画作品上的题画诗,更是直接地把诗和画结合起来。我们眼前这本书,可谓是黄山、中国诗、中国画的三宝结合。

1985年,由于孙凤吉先生工作勤奋、技艺超群且表现突出,有机会跨进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大门,得到众多海派艺术大家的亲自点化,受益匪浅,也令其在艺术的道路上有了质的飞跃。

滋芜先生编辑、校勘、笺注这本书的意义和价值何在?我认为有以下几方面。

在先生过去的近六十年里,揽黄岳松云,悟达摩之道,以松石为友,拜黄山为师,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广纳博取,终成正果。先生笔下素材涉猎广泛,或松石飞瀑、或花鸟小景,尤其以画猴见长。1986年,着名国画大师黄胄先生到黄山,看到孙凤吉先生的猴画,笑曰:“我画毛驴你画猴,各占一个山头,但你们黄山无毛驴可画,画猴是个好主意”。

首先是增进了我们对黄山的了解。中国画题款的作用:一是点题,二是叙述画作之本事,三是补画面之不足,四是抒发额外的情感。黄山千姿百态,春夏秋冬各有其态,阴晴晨昏、风雨雾霜雪各有其美。好山好水如美人,黄山也是一个神秘的美人,她的真面目也是不确定的,每个人只能看到她瞬间的美,画家也只能画出她瞬间的美。蒙娜丽莎的微笑,被称为永恒的微笑,实际上只是让这一刻永恒了。每一个画家心中、笔下都有自己的黄山,也都只画出黄山有限的面貌,画作与画作互相补充,这还不够,还需要用诗句对画作加以补充,后人对前人加以补充。此次考释的意义便在于此。

先生很勤奋,也很刻苦。多年来,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而笔耕不辍。由于身处黄山这得天独厚的先决条件,他经常自带干粮,游历于黄山诸峰之间,徜徉在名山秀水之地。走乡野,宿农家,集自然多姿形态于笔端,泼真情实感于纸上。一幅幅赋含自然造化的中国画作品在先生的笔下跃然而出,被国内外多家机构及众多友人所购藏。

其次是能给读者诸多文学启发。题黄山、咏黄山,实际上就是隔代人的同题创作。崔颢写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后人李白只能感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同一题材,同一景致,画家别出心裁,争奇斗巧,诗人也是一样。这本考释中,有好几位中国文学史上的重要人物。比如复古派前七子的代表人物李梦阳,清初诗坛的领袖人物王士祯等等。

孙凤吉和刘海粟先生在黄山

第三,考释还增进了我们对中国绘画史、中国绘画理论的了解。这些题画诗,不仅是文学作品,也是内容丰富的美术资料。石涛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和尚画家,他有一本《画语录》,提出著名的“一画论”,吴冠中先生曾有文章解析石涛的绘画理论。《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收录了石涛多篇与黄山相关的题画诗,可以帮助我们更透彻理解他的绘画理论。

人生即是艺术,艺术亦是人生。先生虽年近古稀,在艺术的道路上却也正值“风华正茂”之年。我们有理由相信,孙凤吉先生经过和黄山近六十载的“亲密接触”,必将会假借手中的画笔,描绘出更多更好的黄山胜迹、风貌,以真挚情感绘就其丰富多彩的艺术人生。

这本书对当代书画家还有一点额外的启发,就是从事书画创作,要有文化底蕴,要有情怀。笔墨技法是一回事,内心境界是另一回事,所谓“笔墨意趣”“意在笔先”。同样的风景,不同的画家诗人的观感是不一样的,写出来、画出来的作品也各不相同、高下立判。唐代画家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石涛也说“黄山是我师,我是黄山友。”造化千变万化无穷无尽,我们的内心不能没有丘壑、没有泉源。

本文作者:系中国山水画艺术网总编

现在的一些书画家急功近利,没有基本的文化修养,更缺乏对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真切的认知,写起字来只是“宁静致远”“观海听涛”这些套话,或者几首被写烂了的古诗。像启功先生这样老一辈的书家,题的字会尽力符合受赠对象身份,甚至书写自拟的对联、自作诗。沈鹏先生不以大书法家为傲,而以诗人为荣。画家也一样,题款要得体,甚至要出彩,要懂点旧体诗词,甚至会写两句。画家要把书法写好,我第一次看到郭味蕖先生的画作,首先被他的题款书法所吸引。画家在自己的作品上写的书法如何,题的字句如何,是否得体,能否为画作添彩,是我们判别一个画家层次高下的重要标准。

孙凤吉,男,笔名凤子,号竹翁,1949年生,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结业,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黄山市中国画研究院特聘画家,作品先后参加全国大展。《竹韵》、《李时珍采药》、《陈毅吟诗》、《桃熟酒香迎奥运》、《松石云泉》、《五松图》等作品分别获全国优秀、银奖、金奖,周恩来纪念馆、林散之纪念馆、扬州八怪博物馆都收藏其作品。

《历代黄山图题画诗考释》下了严谨、细致的功夫,对历代与黄山相关联的题画诗做了严格的选择、甄别、考证、笺释。为古文做注,要忠实于原文,不能自由发挥,考释者的才华是内敛的。滋芜先生历时五年,做成这一项工作,确是意义深远。

作品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画报、解放日报、装饰杂志、安徽日报、江西画报、金融时报等报刊上发表。入编《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跨世纪中外翰墨艺术家名人录》和《当代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辞典》。

《母子乐》 孙凤吉 作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图片转载自网络,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所属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和价值判断,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未署名,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原作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予以署名更正,或做删除处理。谢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谢谢您的配合和给予我们的理解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