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剧《十月·春之祭》"如果只有灵魂才能祭祀生命的春天

[attach]178497[/attach][attach]178498[/attach]北京现代舞团制作出品总编导:高艳津子音乐总监:崔健美术总监:高广健造型设计化妆:贾雷演出时间:2014.11.14~15晚地点:天桥剧场摄影:柯洲《十月·春之祭》作为一部以女性生命观为主题的舞剧,讲述了一个牺牲与重生的故事,同时也是一个以母性为主体的故事。该剧主要由孕、存、行、创、生5个场景构成,表现人类对于春天及生命的渴望,将《春之祭》原作体现出来的牺牲与再生的悲剧精神,与东方哲学里生生不息的创生精神融合在一起。作为最经典的伟大作品,百年来几乎无人敢“动”《春之祭》,几位大师的再次演绎,其实也并没有对原作做过多的改动,只是换了一种展示的形式。北京现代舞团这次全新的创作,将是百年来《春之祭》第一次重大的革新与重读。为了创作全新的《十月·春之祭》,北京现代舞团的舞者们赤脚行走贵州,在行走中领悟“祭”的内涵,用最真实的生命体验将我国独有的、带有“祭祀”意味的舞蹈融入到作品中。[attach]178499[舞剧《十月·春之祭》"如果只有灵魂才能祭祀生命的春天。/attach][attach]178500[/attach]创作理念《春之祭》原作体现出来的牺牲与再生的悲剧精神,将与东方哲学里生生不已的创生精神在《十月·春之祭》这里相遇。人与自然,相斥相存,生命万物,氤氲激荡,花鸟鱼虫,飞瀑湍流,无时无刻不在演幻着“万物为刍狗”的悲怆与“化生万象”的壮丽。东方、西方,虽有文化的不同,但是在生命的生、灭之中,其理则一。当其融合在一部舞剧里面的时候,孕育与毁灭,牺牲与再生,英雄与母性,悲剧与创生,人性与自然,等等,将如两股洪流的碰撞,激荡起艺术表达的巨浪,舞者、歌者的玄思将融汇入艺术之诗意,舞台将再一次宣示大地的悲壮与美丽以及生命的脆弱与顽强。这将是歌者与歌者的对话,舞者与舞者的对话,歌者与舞者的对话。它也将是文化与文化的对话,心灵与心灵的对话。释读经典,将赋予《春之祭》以崭新的表达以及东方话语的当代展示。重要的是,这将是一个以女人为主题的舞剧。与所有其他舞蹈家排练的《春之祭》重要的区别便在此处。北京现代舞团十余年里,北京现代舞团推出了数十部优秀作品。从1996年2月北京保利剧院创团首演《红与黑》,到2005年10月应文化部邀请赴美在华盛顿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参加中美两国领导人互访期间的“中国文化节”演出,到2006年接受新加坡艺术节、威尼斯双年展等国际重要艺术节的委约创作,再到2007年受邀创作荷兰舞蹈节开幕作品,北京现代舞团的作品一直受到国内外专家和评论界的广泛关注并获得诸多好评。[attach]178501[/attach][attach]178502[/attach][attach]178503[/attach]123

舞剧《十月·春之祭》"如果只有灵魂才能祭祀生命的春天,那么让我们找到灵魂!"——高艳津子主创人员:编导:高艳津子音乐总监:崔健、郭思达、大廖、高崇、舞美设计:高广健多媒体设计:Sammy
Chien服装设计:钟佳妮灯光设计:黄志高造型化妆:贾雷演出:北京现代舞团全体舞者摄影师:王徐峰
创作理念:
《春之祭》原作体现出来的牺牲与再生的悲剧精神,将与东方哲学里生生不已的创生精神在《十月·春之祭》这里相遇。人与自然,相斥相存,生命万物,氤氲激荡,花鸟鱼虫,飞瀑湍流,无时无刻不在演幻着”万物为刍狗”的悲怆与”化生万象”的壮丽。东方、西方,虽有文化的不同,但是在生命的生、灭之中,其理则一。当其融合在一部舞剧里面的时候,孕育与毁灭,牺牲与再生,英雄与母性,悲剧与创生,人性与自然,等等,将如两股洪流的碰撞,激荡起艺术表达的巨浪,舞者、歌者的玄思将融汇入艺术之诗意,我们的舞台将再一次宣示大地的悲壮与美丽以及生命的脆弱与顽强。
这将是歌者与歌者的对话,舞者与舞者的对话,歌者与舞者的对话。它也将是文化与文化的对话,心灵与心灵的对话。释读经典,我们将赋予《春之祭》以崭新的表达以及东方话语的当代展示。
重要的是,这将是一个以女人为主题的舞剧。与所有其他舞蹈家排练的《春之祭》重要的区别便在此处。关于北京现代舞团
十余年里,北京现代舞团推出了数十部优秀作品。从1996年
2月北京保利剧院创团首演《红与黑》,到2005年10月应文化部邀请赴美在华盛顿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参加中美两国领导人互访期间的”中国文化节”演出,到2006年接受新加坡艺术节、威尼斯双年展等国际重要艺术节的委约创作,再到2007年受邀创作荷兰舞蹈节开幕作品,北京现代舞团的作品一直受到国内外专家和评论界的广泛关注并获得诸多好评。《十月·春之祭》是一次以东方意蕴解读的《春之祭》之旅。这部作品一反原作中以“死”表达生命的主题,而是打造了一个以“生”为视角,讲述生命历经十月孕育后诞生的故事。
舞台上,舞者们以庄严、流动、激情的舞姿,表现了剧中孕、存、行、创、生五个场景,男舞者的刚健与女舞者的柔美相得益彰,一步步表现出人类对春天及生命的渴望。值得一提的是该剧的音乐,崔健在斯特拉文斯基作曲的基础上加入了多种音乐元素,古典、摇滚、民间、电子四种音乐相互对话,带领观众实现了一次相隔百年的音乐对话,也更加凸显了人类对生命的永恒追求。
继执导电影《蓝色骨头》后,崔健又一次“跨界”到了现代舞,而且又担任起总编导的重任。对昨晚许多观看《十月·春之祭》的观众而言,崔健可能比舞剧本身更具号召力。为了确保舞剧的水准,崔健本人亲自来津监督排练,足见对自己这部新作的重视程度。昨晚演出结束时,观众如潮水般的掌声表达了对作品的认可。崔健对记者谈起这部作品时依然像是一个追逐梦想的年轻人,他说:“斯特拉文斯基在我心中是高高在上的。在听了《春之祭》这么多年后,我产生了跟他对话的愿望,用的就是我生活的地域里产生的声音,和我所能掌握的艺术、技术形式。我觉得这是有记谱法以来最具摇滚风格的、最有颠覆性的曲子。”
对于自己缘何青睐现代舞,崔健解释说:“我本来就喜欢现代舞,也逐渐掌握了一种欣赏它的方式,这是中国文艺界的一片净土。”对于自己目前的跨界,崔健表示:“创新是一种贪得无厌的感觉,是不满足,不创新就没有进步,人不进则退。实际上这也是一种乐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